The Twilight Sad – No One Can Ever Know (2LP/CD)

我猜想貝斯手Craig Orzel出走,可能是The Twilight Sad找來Andrew Weatherall的原因,他的任務就是在旁捲捻摸鬍點頭稱許,這也是為什麼Boss Andy堅持掛名"Anti-Produced"…。

若是讓The Twilight Sad荷槍實彈地把現場激情,狂躁,駭人的一面,完完全全搬去樂隊新專輯No One Can Ever Know裡,相信以樂隊主音James Graham追求歌曲生命的天性,重覆是最最無法原諒的罪行,最佳光頭拍檔Andy MacFarlane恐怕也會像The Verve的Nick McCabe一樣黯然求去,所以離開格拉斯哥Chem 19血緣地,改去倫敦The Pool與Sub Bubble兩處找尋No One Can Ever Know最適切的聲音,似乎就成為樂隊錄製第一選擇。

Andrew Weatherall對於Analog Synthesizers類比合成器的指導,以及鼓手Mark Devine將取樣迴音技術與真鼓搭配使用,讓James Graham + Andy MacFarlane相生相息的詞曲創作,這番質變很明顯地反映在Sick/ Nil/ Not Sleeping/ Kill It In The Morning等首,無論是令人不安,感覺荒蕪,透過James Graham火般炙人腔調,那股緩緩從心底升起的厭棄,仍然是只屬The Twilight Sad與絕望廝殺的戰場 ; 而Dead City/ Another Bed則好如嶙峋異種,窒息重拍中只餘無盡擺盪的囂嚷 ; 但也別忘了,剝去The Twilight Sad滿身荊棘的武裝,會是多動心糾結的痛。也許不久後樂隊會例行Here, It Never Snowed. Afterwards It Did的方式 (他們真的很愛碎念矛盾),同No One Can Ever Know再次共鳴高潮。

Artist:The Twilight Sad

Title:No One Can Ever Know

Label:FatCat Records

On Sale:CD $sold/ 2LP $885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